果壳网首页

当你有个锤子的时候,你面对任何问题都忍不住给它一锤子。当你手上闲着好几千枚核弹,不好好地使用它们当然会不甘心。不过,有些方式已经远超了“好好地”,这儿就有几十年来使用核武器的10种最离奇的方式。

1. 核泵镭射弹

在狂野的“星球大战(Star Wars)”计划里,没什么比物理学家爱德华·特勒(Edward Teller)的核泵X射线镭射束计划更疯狂的了。

裂变式原子弹产生的X射线和伽马射线,会让氢同位素发生融合从而释放巨大的能量,这就是氢弹的基本原理。而当一个小型氢弹被X射线集中照射时,它可以像科幻里的镭射炮一样释放出超远程的镭射束。尽管这种武器只是一次性的(因为氢弹已经炸掉了),不过它发出的镭射束是一个强大的范围攻击技能,可以用来在宇宙空间打击导弹、卫星和航天器。

是的,超级大手雷!在试图说服负责人在内华达给他的项目做一个初步实验时,特勒和他的助手洛威尔·沃德( Lowell Wood)将这些核爆炸形容为“盛放在大蘑菇山谷的火柱”。

不过事情(谢天谢地)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特勒和沃德被告密者揭发,告密者表示特勒和沃德给国家高层决策者提供了 “过于乐观且技术错误”的研究信息——沃德在一个听证会上过分强调了依靠一个单独的X光镭射平台就能通过扫除苏联核导弹从而“打赢”核战争。

2. 地精计划

地精计划

在内华达州的地下核试验表明,核弹爆炸的早期,30%的能量作用在了地下沉积岩上,并可以将岩石加热到200℃。科学家们希望能利用这些巨大的能量来进行地下的开采工作。

地精计划(Project Gnome)的设想是,利用核爆产生的高温冲击盐沉积层,产生大量热熔盐,然后就能很方便的开采地下盐矿了。同时爆炸产生的高温蒸汽还能用来驱动发动机。

不过事实证明这个想法图样图森破。爆炸产生的热蒸汽冲出地表,这些蒸汽的放射性值超过了10000伦琴。原子能委员会不得不关闭了矿井附近的几条公路来避免放射性污染。即使事后项目负责人轻描淡写地称“核爆产盐在经济上是没有竞争力的”,也不能改变这片盐矿被核辐射污染的事实。

所以可怜的地精们是因为辐射污染而逃离了诺莫瑞根来到铁炉堡的吗?

3. 运河计划
能想象在撒哈拉大沙漠人工开辟一个大湖吗?1976年,德国的工程师们试图说服埃及政府开挖一条运河,将地中海的水引到盖塔拉洼地(低于海平面100米),从而形成一个大湖。这项工程的重点在于开挖这条运河。埃及政府的预算是33亿,不过德国人说交给我们吧,用核弹炸开,我们只要12亿就能搞定!

埃及人拒绝了这个提议——核弹?你们在搞笑?我们的金字塔可受不起这样的折腾。

4. 战车计划
除了德国人想用核弹炸出运河,美国人也想过用核弹炸出港口。巧合的是,战车计划(Project Chariot)实际也是新巴拿马运河计划的试点工程。仍然是上个世纪60年代,美国科学家希望在核弹的帮助下在阿拉斯加修建一个港口。这个港口的修建将会带来巨大的工作机会以及贸易收入,当然前提是,得用核弹来上那么几发。

这些可能在北极圈里升起的蘑菇云并不知道自己会给北极圈带来怎样的生态影响,不过还好有人知道:爱斯基摩人阻止了计划的实施,要不然,他们用冰搭建起来的房子估计得化掉。

5. 风暴之眼
无论是“风暴女”还是八舞姐妹,制造飓风都是她们的拿手好戏,虽然咱们普通人可要遭殃了。

除了和飓风使者约会之外(误),还有什么办法能减弱甚至消灭飓风呢?上世纪五十年代,有科学家试图用核弹做到这样的事。由于核弹在大气层内爆炸会放出大量的热量,同时产生巨大的风压,科学家希望利用核弹产生的热量来改变飓风冷热对流的走向,并且利用风压削弱飓风产生的风力。

不过科学家失望了:大自然可比他们想象的难对付得多。如果想削弱飓风,每20分钟就要需在风暴眼引爆一颗10兆吨级的核弹。我们非要这么干的话,那么恐怕飓风还没消停,我们就会被核尘埃掩埋起来。

6. 巨锅计划
加拿大的油砂矿石油储量丰富,不过工程师们面临一个严峻问题:提取效率。油砂矿里的石油都紧紧攀附于砂砾上,结合的很紧密。这种攀附于砂砾表面的石油可比那些埋藏很深的石油难开采多了。

地质学家曼利·纳特兰(Manley Natland)见证了不少试图解决这一困境的尝试,当然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不过有一天,当他在沙漠里遥望一轮红日缓缓落下,他想到了另一种小太阳:核弹。

几百枚核弹将会被铺设在油砂层下方,科学家希望利用核爆的高温来从油砂里萃取石油,并且炸出的洞穴也可以帮助收集流出来的石油。这样钻井和提取石油就很“容易”了。

巨锅计划(Plowshare Program)听起来不错,不过油砂矿附近的原住民可不买账。虽然最近的小镇只有十二人,不过这十二罗汉成功延缓了核爆试验,并在国内外反核呼声的帮助下阻止了这个计划的实施。

“天哪,难道还有比在千万吨级的油田里引爆几百个核弹更糟糕的事吗?”

7. 封井项目
直到2010年,英国石油公司(BP)的油井仍然在向墨西哥湾漏油,于是一些工程师试图用核弹炸掉油井从而阻止油井的进一步泄露。

美国能源署借鉴苏联核爆封井的经验,希望用核弹的高温融化岩层,然后让岩层凝固封住油井。不过苏联人的油井在陆地上,而且井架结构是一个斜面,和垂直的海洋油井有很大不同,所以美国人的几次试验都失败了。

“还好我们没有在这进行更多的核爆试验。”该项目的技术总监说道,“如果海底气田有一条裂缝或者甲烷冰的含量再高点,然后爆炸引发了全球海底地质结构的变化,我们谈论的就会是自二叠纪以来最可怕的全球灾难——前提是那时我们还活着。”

谢天谢地,谁能想到我们离毁灭只有一步之遥?

8. 猎户座计划
无论目的是什么,在地球上使用核弹总是不明智的,于是科学家将目光投向了太空。

核弹具有的能量首先让科学家们想到用它来推动航天器。

分段式推进航天器是人类现在最成熟的航天手段。作为曼哈顿计划的成员之一,斯塔尼斯拉夫·乌拉姆( Stanislaw Ulam)在20世纪50年代就曾设想过用核能代替化学燃料推进火箭。由于技术原因,那时还不能稳定地使用核裂变能量,于是乌拉姆计划用核弹爆炸产生的动力直接推动火箭,这就是猎户座计划(Project Orion)。

虽然乌拉姆一再强调核弹的能量会经过引爆胶盘和吸收能量等一系列的传动装置给火箭提供推力,不过仍有人对此半信半疑:火箭会不会被核弹炸掉呢。由于当时阿波罗计划占据了航天界的主流视野,猎户座计划不得不半途流产。

现在看起来,“阶梯计划”可能比这个更靠谱点。

9. 射月计划(Shoot Moon)
1958年,美国空军启动了一个绝密计划:在月球上引爆核弹。他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彰显大美帝军事力量。虽然这个计划和“卑鄙的我”里格鲁(Gru)的“偷月计划”如出一辙,不过在美国空军眼里“卑鄙的那一个”当然不是自己,而是刚发射人造卫星的红色苏联。

物理学家们被带进绝密办公室,被要求研究这个项目的可行性以及科学性——如果有的话。不过在空军指挥部里,将军们更关心这些在月球上的核爆能不能被人从地球上看到。

法国电影《月球旅行记》里被炮弹击中的月亮。儒勒·凡尔纳的构思险些成为了现实,只不过到达月球的将会是核弹。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2000年,莱纳德·瑞菲尔(Leonard Reiffel),负责射月计划的物理学家透露了这个项目的不为人知的秘密。瑞菲尔表示:

“很明显,这个项目就是一场美军的大型公关。空军希望那些核爆蘑菇云大到在地球上都能看见,原因就是我们已经在太空竞赛里落后了。”

“爆炸最好发生在月球暗面,并且位于月球的边缘,这样蘑菇云就能反射太阳光而‘熠熠生辉’。”

“虽然我一再强调破坏月球原生环境将造成严重的后果,不过空军那帮人可不管这么多,他们更在乎爆炸的效果,尤其是使用在敌方领土上时。”

虽然瑞菲尔表示“射月”将不会对地球造成太多影响,不过“月球人脸”可要被毁容了,还有可怜的嫦娥、吴刚和玉兔。由于禁止在地表进行核试验条约的签订,射月计划被放弃了——显然月球表面也算是地表。而且我们不想每年吃的月饼还要印上核爆坑的图案。

10. “上帝工程”
用核弹炸掉水星引发太阳系“死亡之舞”这种事情,似乎只会出现在小说里,不过你能相信真的有人准备做吗?冷战时期可不乏类似的点子。首批提出暗物质的天文学家弗里茨·兹维基(Fritz Zwicky)就曾有过用核弹改变其他行星轨道的方案。

通过在行星上引爆核弹,兹维基希望因此而改变行星的轨道,比如水星和金星,然后将它们推到地球的轨道附近。这样一来,水星和金星会更适宜人类居住。兹维基甚至设想过将木星炸掉的碎片添加到木星的卫星上,从而创造更大的重力以方便人类移民。

太阳系八大行星及其位置。用人类现有的科技力量改变月球的轨道都很难,不用说更远、更大的行星了。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不说这项“上帝工程”需要核弹的数量以及推进方式的可行性,退一步讲,即使我们成功地把行星推到了我们想要的位置上,行星表面土壤中巨量的核辐射也将阻止我们进一步的殖民计划。

这个项目(当然)被否决了。不过雷迪亚兹笑了:“啊,我的太阳,还是有人理解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