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首页

基因组变化使你成为“变种人”——但心灵感应、钻石皮肤和骨爪却能让你成为“X-战警”。

演化驱动了地球上所有生命的多样性。从微生物到金刚鹦鹉,随机的突变和自然选择为生命的无数问题提供了绝妙的,就地取材的解决办法。在数十万年、几千世代的演化中,恐龙的祖先们能够演化成鸟,猿类的祖先们能演化成人。演化也许很漫长,且终究是盲目的,但毫无疑问,它强大得难以置信。

我们不难理解为何许多科幻作品会借助演化的概念来塑造其中最有名的角色。如果自然过程能够让蛇体内的消化酶变成一种神经毒素,那为什么不能幻想让演化造出冰人或者金刚狼呢?

X战警遗传学
其实我们都是变种人。你大概不会在起床后发现自己长了天使的翅膀,但在你出生以及成长的过程中,你的DNA一直都在突变。大部分情况下,这些变化是无害,甚至是有害的。比方说,在BRCA1和BRCA2基因上的突变能够近乎夸张地增加乳腺癌的患病率。(译者注:这也是为什么安吉丽娜·朱莉决定进行双乳乳腺切除。)不过总有那么些时候,某一个基因突变可能值得让X学院(Xavier’s School for Gifted Youngsters)为其敞开大门。

漫画和电影告诉我们,变种人是能表达“X基因”的人类。他们遗传密码中的随机突变解锁了这个休眠的基因,而它进而通过表达相关的蛋白来制造那些超能力。就像年轻的万磁王在纳粹集中营所做的那样,变成变种人似乎是表观遗传这个科学领域所关注的——这个领域研究压力等环境因素如何影响基因表达。

表达“休眠基因”的能力也不仅是科幻内容,一些鸡胚能够证明这点——2006年,科研人员在研究鸡胚发育的时候,发现某个基因的突变让胚胎发育出牙齿。由于科学家们已经知道鸟类在8000万年前就丢失了牙齿,这项实验似乎在暗示着,这个基因在很久之前被关闭了。而在突变发生后,牙齿又回来了。

但基因组并不是人们所以为的那种超能力开关板。一个基因的开关能够造成巨大的影响,这确实不假,但我们的许多基因在发挥作用时,都在同时和其他几十上百种基因相互纠缠作用。在X战警的设定中,X基因表达出的蛋白产生化学信号送往全身,诱导其他基因的突变。这种设定下,成为变种人是化学信号辐射状级联放大的结果。

基因突变在每个人中都不一样,在变种人中尤其如此。琴·格雷博士,也就是“凤凰女”,是一个非常强大,也非常稀有的变种人。我们在自然界中也能观察到这种现象——效应越大越稀有。这也是为什么演化需要很长的时间,新的特征也不会突然出现。

从我们这种普通人变成究极态的X战警,可能也不是好莱坞大片中才有的事。去年年底,研究人员发现了一个基因,它也许会让我们得以向蝾螈和海星一样再生肢体。蝾螈能够全面重生四肢、眼睛,甚至大脑的一些部位。我们也有可能获得同样的能力,但在我们的演化之路上,一些基因关闭了。不如把这项研究称作“探寻金刚狼基因”吧。

那么,我们距离成为X战警还有多远?人类演化的下一步将去往何方?

从人类到X战警
在X战警系列的世界里,最基本的矛盾发生在人类和变种人之间,就好像X教授将一个危险的新物种组织起来了一样。事实上,这个系列电影极力地让你相信“变种人”是一个新物种,是人类“演化中的下一站”。

《X战警》中的变种人

《X战警》中的变种人被一部分认为是区别于智人的物种。

实际上,演化是自然过程选择出生命体DNA上发生的随机突变。在个体尚未出生时,DNA复制会出现个别错误。这些错误通常不带来变化,或者带来有害的变化,但有时它们能够帮助这个生物体。当一个古长颈鹿先天具备了更长的脖子——进而能够比其他长颈鹿吃到更多的食物,产生更多的后代——那些产生长脖子的基因更容易传递给后代。如果这些基因变化有足够的时间扩散到整个种群,这个性状就会开始在种群中占主导。最终,原长颈鹿就变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长颈鹿。

有了足够的遗传变化,新的物种会形成。很多时候,这是通过自然选择完成的,不过随机的“遗传漂变”,甚至是地理上的隔离,都可以形成新物种。诚然,喷火和心灵控制是巨大的遗传变化,如果X战警们想成为生物学分类上的新物种“超人”(Homo superior),还需要什么其他的条件呢?

在《X战警:最后一战》中,变异的X基因能够被完全抑制,让变种人完全变回普通人。这意味着X基因可能只生产了个别能产生异能的蛋白,因而不需要很多抗体就能消除这些能力。要成为“超人”,X战警们需要演化至这些变异相互交织到不再能被成功分离。

接下来,X战警们还需要终止和普通人啪啪啪——辨识新物种的方法之一,就是看它们是否能够杂交产生可育的后代。如果代表双方的两个个体不能做到,那么这可能就是两个不同的物种。举个例子,狮子和老虎能够生下狮虎兽,它虽然听起来像新物种,但不能繁殖。这很好地提示了狮子和老虎确实是不同的物种。如果X战警不再和人类“造人”,遗传漂变最终会彻底地阻止两个“种族”间的基因重组。

最后,X战警们的超能力也不会那么多样化。生物学上一个确切的物种需要有一套能够被准确描述的特征,也就是表现型,而物种中的所有个体都需要具备这些表现型。而X战警们还不具备这样严谨的表现型——他们之间的差别并不小于他们和普通人间的区别。

天知道我们基因组里还藏着什么“沉睡的力量”。我们目前所知的一些突变中,确实有不少都令人难以置信。一些小孩生来带有不能感受痛觉的突变,还有一些与肌肉生长抑制素相关的肌肉过度生长突变——这种基因突变能够让骨骼肌翻倍。不仅如此,人类一直都在演化的道路上前行——消化动物乳汁中蛋白质的能力只用了几千年就扩散到了许多人类种群。蓝色的眼睛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