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首页

每年春天,东亚的樱花都会盛开。每年樱花盛开的时候,东亚中国、日本、韩国三国的媒体上都会出现樱花原产地之争。

大叶早樱

今年中国的专家和媒体似乎格外高调。在“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王荣宝提交了呼吁国家支持樱花产业发展的提案。有媒体在报道时就提到樱花“源自中国喜马拉雅山脉”,“自秦汉时期就已应用于宫苑之中,而后才传入日本”。

如今到了三月末,日本最有名的樱花“染井吉野”在三国均进入盛花期,韩国媒体照例一年一度地宣传起“染井吉野是我们的”来,而中国樱花产业协会执行主席何宗儒更是语出惊人——据《南方都市报》报道, 3月29日该协会在广州召开新闻发布会,何宗儒在会上称,樱花既非起源于日本,又非起源于韩国,而是起源于中国。“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有责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段历史。”

其实,如果弄清楚“樱花”的定义,樱花的起源现在在科学上基本是个很清晰的事情,并没有这么多的纷争——野生的樱在数百万年前诞生于喜马拉雅,但现代栽培的观赏樱花,则是多年前的日本人在日本选育出来的。

今天的栽培“樱花”:核心种是日本特有,培育也是日本为主
樱花并不是一种花,而是许多种和品种的统称。在园艺界看来,樱花是蔷薇科李属樱亚属(学名Prunus subg. Cerasus,有时也独立为专门的樱属Cerasus)所有种的统称。但对于大众来说,樱花首先是指那些经过人工培育、通常已经广为栽培的种和品种。因此,我们首先要把樱花分为野生樱花和栽培樱花两类。野生樱花的起源和栽培樱花的起源,在科学上是截然不同的两个问题。

先来说栽培樱花的起源——这也是一般我们说“樱花的起源”时想要表达的意思。栽培樱花的品种极为繁多,可以按多种方式进行分类。比较常见的是按花期把樱花分为早樱、中樱、晚樱和冬樱。早樱、中樱和晚樱只在春季开花,以上海地区的物候来说,早樱(代表品种是河津樱)的花期在2月下旬到3月中上旬,中樱(代表品种就是染井吉野)的花期在3月中下旬到4月上旬,晚樱(代表品种是关山樱)的花期则在4月中下旬到5月初。至于冬樱,一年往往可开两次花,一次在春季,与中樱基本同期,另一次则在冬季10月初至11月上旬。除了按花期,还可以按花朵直径等其他性状来分类。

虽然这么多的品种令人眼花缭乱,但作为它们祖先的野生种并不多。全部栽培樱花都是这些野生种反复选育、杂交的产物。因此,讨论栽培樱花的起源时,首先要搞清楚作为它祖先的野生种有哪些、分布在哪里。

以前技术手段比较落后时,这些问题还比较难判断;但是分子生物学技术发展起来之后,很多以前的疑难都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答。现在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绝大多数栽培樱花品种都源自5个野生种,它们是大岛樱、霞樱、山樱花、大叶早樱(日本名“江户彼岸”)和钟花樱桃(日本名“寒绯樱”)。在这5个野生种中,前4个在日本本土都有野生生长,大岛樱甚至还是日本特有种,特产于关东地区伊豆、房总半岛至伊豆诸岛。“大岛樱”这个名字就是源自伊豆诸岛的主岛——伊豆大岛。

事实上,大岛樱可以说是栽培樱花的“灵魂”,很多非常著名的樱花品种都含有大岛樱的血统。就以前面举的几个品种为例:河津樱是大岛樱与钟花樱桃的杂交;关山樱是大岛樱与山樱花的杂交;染井吉野则是大岛樱与大叶早樱的杂交。由此不难看出,现代栽培樱花的品系带有极为鲜明的日本本土特色,它们是几乎不可能诞生于连作为育种核心种的大岛樱都没有野生分布的中国的。

在上述5个栽培樱花野生种祖先中,最后一种钟花樱桃据说在日本冲绳先岛诸岛的石垣岛(与中国台湾距离较近)有野生生长,但有可能是从中国华南移栽的,因此可能不是日本原产。然而,钟花樱桃在中国长期没有得到开发利用,只是在它传入日本之后才被日本人热情地纳入到栽培樱花体系中来。因为钟花樱桃花期很早,所以很多早樱都是它的后代,大大拓宽了樱花在春季的花期。这样一来,即使是含有钟花樱桃血统的栽培樱花,起源地也仍然在日本,而不在中国。

百万年前的野生“樱”:起源于喜马拉雅地区
如果要说野生樱花的起源,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的确,有些生物地理学研究表明,现生的100多种野生樱花的祖先有可能起源于喜马拉雅山地区,起源之后,它便向北温带其他地区扩散,其中一支经由今中国东部到达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但是,请务必记住这些事情发生在几百万年前的渐新世和中新世,那时候中国和日本作为两个国家还不存在——连人类都根本还不存在,作为人类祖先的古猿还远在非洲呢。当智人在约7万年前走出非洲、约4万年前到达东亚的时候,日本列岛早就有至少8个种的野生樱花了。很多主张樱花起源于中国的人喜欢把日本著作《樱大鉴》当成证据,说这本书提到“樱花起源于喜马拉雅地区”。然而人家说的其实是野生樱花的起源,并不是栽培樱花的起源——也就是说,并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樱花的起源”。正是因为一些中国专家有意无意把这两个问题混为一谈,用野生樱花的起源来误导大众,甚至散布“樱花在唐代才传入日本”的不实说法,才让原本不应有争议的樱花起源问题在中国成了一桩“疑案”。

至于栽培樱花起源的日韩之争,情况和日中之争又有不同。首先,韩国人仅仅是认为染井吉野这一类品种起源于韩国而已,而不像某些中国专家胃口那么大,张口就是全部樱花起源于中国。其次,韩国人的主张本来的确是一个历史上的科学假说。在韩国济州岛和全罗南道南部有一种野生的“王樱”,形态上和染井吉野有些相似。正因为如此,1932年,日本植物学家小泉源一首次提出染井吉野可能源自王樱的假说(请注意,这是日本人自己提出的猜测)。但是后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染井吉野是大岛樱和大叶早樱的杂交后代,小泉的假说并不成立。2007年的一项分子研究则更明确地显示王樱和染井吉野属于不同的品系,没有亲缘关系。至此,小泉的假说彻底成为历史陈迹,再拿来作为染井吉野起源于韩国的证据就完全不符合科学精神了。

根据Flora of China(《中国植物志》英文修订版)的统计,中国有野生樱花38种,其中29种为中国特有种。这个数目当然比日本的野生樱花多,如果加以开发,也完全可能培育出优良的栽培樱花品种。然而,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樱花并不在最著名的花卉之列,根本不可能和梅、兰、菊、牡丹、荷花这些第一等的名花相提并论。虽然从南北朝开始就有歌咏樱花的诗文,但这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古籍中不过一粟,远远不如歌咏那些中国传统名花的诗文多。我们必须承认,让樱花文化全世界闻名的是日本人,不是中国人(自然也不是韩国人)。如果不是沾日本文化的光,光凭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是不可能把樱花产业做成产值达到万亿元的“巨型蛋糕”的。如果中国的樱花产业需要靠“樱花起源于中国,后来才传入日本”的说法保驾护航,那么至少我自己是厌恶这样的宣传和背后反映的某种心态的。

所以,如果非得让我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明樱花的起源的话,那我只能说:作为栽培的樱花就是起源于日本,别的国家就别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