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首页

最近,《爸爸去哪儿》节目组在长隆拍摄了一部大电影。在放出的预告片中,萌萌的孩子与爸爸们近距离接触了许多野生动物,其中甚至有和刚出生的幼虎亲密玩耍的画面。孩子们说:“已经把老虎当成猫了。”

然而,进行这样的活动,很可能对动物、对人类,都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长隆如此展示“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WUFNC58v2KSmCLUQmrMzixxLO3dnZeYoiLKTxBB5fLRLAwAA7AAAAEpQ_555x155

《爸爸去哪儿之我爱动物园》预告片截图,Cindy和Kimmi在零距离接触幼虎。

项目动物:不该如此牺牲

要想说清这个问题,必须介绍一个概念:项目动物

所谓项目动物,是指被运用到保护教育过程中的动物,它有可能被带离自己的饲养环境与公众近距离接触或身体接触。以目前动物园行业的规范,在一个动物园中,除了项目动物之外,其余所有动物都应该和公众隔离。它的“牺牲”,换取的是其自身所蕴含的保护教育价值的充分发挥。换句话说,动物被公众接触,必须结合保护教育进行。

当某个动物个体与公众接触,必须遵守这些原则:不迫使动物模仿人类行为、不以营利为目的、过程中必须包含尽可能多的保护教育信息、并必须有饲养员或保护教育教师监护

那么,又有哪些动物适合作为项目动物,与公众接触呢?首先,这样的选择,必须保证对动物自身、对人类都安全;其次,它必须承载着尽可能多及重要的保护教育信息;第三,整个教育过程中动物可以舒适的表达自然行为。

但从宣传片中,我们看不到保护教育相关信息。甚至充斥着将动物拟人化(猩猩用吸管喝饮料)、使用不包含保护教育信息的杂交动物(白化虎),以及“蹬踏”猩猩、拽老虎尾巴等不尊重动物的负面镜头。这些野生动物只是被沦为玩具,它们无力反抗,任人摆布。

在缺乏引导时,儿童不会知道如何平等的关注动物。但动物园方不可能不懂。这些画面,或许是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对园内动物态度的一个缩影。

另外,将幼体用于动物合影、与公众玩耍则更加侵害了动物应有的福利。将幼兽与母兽分开,母兽的母性无处释放,容易出现焦躁、厌食等情况,进而发展为刻板行为甚至自残行为而严重影响身心健康。幼兽离开了母兽,也会变得十分不安,学不到生存本领,长大甚至连交配、育幼都不会。

Irw18zxVOkXUWzpVUiQdCIVlSFHNjlTPq3eExLsLM_pZAwAA4QEAAFBO_555x311

《爸爸去哪儿之我爱动物园》预告片截图,天天在蹬踏一只穿着人类衣服的幼年红毛猩猩。

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有风险

将野生动物与公众隔离开是对双方共同的保护。在这一部《爸爸去哪儿》大电影中,这种保护被粗暴的打破了。

最近几十年,越来越多新的流行病源不断在动物中发现,同时威胁着人类和动物的健康。这些疾病是人畜共患病,如公众熟知的禽流感、非典、狂犬病、疯牛病等就是很好的例子。防止人畜共患病,甚至成为一些动物园搬迁至郊区的理由。动物园中的动物虽会被注射一些疫苗,但依然无法完全规避与人类互相传染疾病的风险,这尤其在人与其它灵长类动物之间更为常见。上世纪7、80年代,北京动物园中的多只红毛猩猩,就是在笼舍中与人类近距离接触,被游人传染了肺结核,悲惨离世。2000年,国外一个17岁男孩参观了一座小型动物园,与园中的羊近距离接触后感染了产志贺毒素大肠杆菌O157,结果得了溶血性尿毒综合征1

而《爸爸去哪儿》节目组在拍摄过程中,演员与动物接触没有任何预防措施,如同玩耍自家宠物,事实上留下了患病的隐患。

如此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也有安全隐患。即使孩子们把幼虎当成了猫,它们也不是猫,被幼年大型猫科动物伤害的案例时有发生。2004年5月,武汉市森林野生动物园,一头1岁的驯化狮子突然兽性大发,咬伤一名10岁女童;当年8月,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动物,一名9岁女童在与一头六七个月大的小狮子合影时被抓伤;2006年11月,上海野生动物园,一儿童在与一头2个月大的非洲狮合影留念时,不慎被狮子抓伤左手臂2

小朋友和野生动物有两个共同点:他们都很萌,他们都不懂事。于是,他们都需要大人的保护,小朋友们还需要正确的教育。长隆野生动物世界借《爸爸去哪儿》巨大的影响力,传播了如此不靠谱的信息。若是因此造成了更多儿童与野生动物之间的错误接触,导致了事故或疾病的传播,责任在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