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首页

新记忆的形成有赖于脑部新神经元的生长,然而一项最新的研究表明,新神经元的生长也会促进旧记忆的清除——新的神经元越是生长,过去的记忆就越容易被遗忘。这项发现于今天发表在《自然》杂志上。果壳网就此对此文通讯作者之一、多伦多大学医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保罗·弗兰克兰(Paul Frankland)进行了专访。[……]阅读全文

如果你生活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头朝下倒吊着度过的,那么你就有个麻烦。你的肝,肾,胃和其他内脏会向下挤压在你的肺和膈上,这样肺部呼吸就会稍微有些困难。短时间内这可能没什么,但是长期如此,光是肺部扩张就要多花费很多能量。

所以,树懒怎么办呢?它们生活在慢车道上,也没有多少额外的能量来浪费着玩。它们也[……]阅读全文

一直以来,决定哺乳动物性别的X 、Y染色体的演化被科学界认为是通过Y染色体上基因的快速丢失而发生的。尽管已有不少研究结果缓解了不少人对“Y染色体终将消失”的担忧(男人请放心:Y染色体不会消失),但由于Y染色体在遗传学和分子生物学领域是出了名棘手的研究对象,许多关于Y染色体的演化细节还未被阐明。[……]阅读全文

真核生物中,包含遗传信息的DNA会在组蛋白的帮助下层层折叠,最终成为染色体。但染色质的装配过程中,仍有不少细节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阐述。近日,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的研究员们借助先进的冷冻电镜和染色体体外重建技术,率先以11Å(1Å=0.1nm)的高分辨率获得了染色质装配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结构——30nm染[……]阅读全文

70年前,阿西莫夫提出他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来保证机器人会友善待人。虽然最早提出时这只是个文学手法,但是有些人认为这些定律是现成的方案,能挽救我们免于机器末日。那么,阿西莫夫的安保措施成功经历了时间的考验吗?专家的回答是,没有。

阿西莫夫

伊萨克·阿西莫夫(1920-1992),20世纪最有影响[……]阅读全文

无论古今中外,人们似乎总是期待看到高大威猛的汉子和小鸟依人的妹子依偎在一起。于是“最萌身高差”走红网络,男神的标准“高富帅”中“高”更是位居首席;然而炊饼摊前武大郎兄的泪水和布蕾妮女士凝望詹姆·兰尼斯特的心碎眼神似也历历在目。身高,到底在配偶选择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它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呢?

《权力的游戏》

《权

[……]阅读全文

采采蝇(tsetse fly),又叫舌蝇(Glossina morsitans morsitans)。这种靠吸食脊椎动物血液为生的昆虫是非洲昏睡病和锥虫病的唯一传播媒介。经过近10年的努力,国际舌蝇基因组行动(International Glossina Genome Initiative,IGGI[……]阅读全文

2014年4月15日,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的世界气象组织(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WMO)发布了一则新闻公告:今年2月以来,赤道太平洋海水温度上升,已经达到厄尔尼诺先兆的程度,预测今年可能会出现厄尔尼诺现象,并很有可能成为自1998年以来最严重的厄尔尼诺年。[……]阅读全文

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地球人想当然认为季节会有规律地进行交替。我们星球上季节性的规律周期能够使我们完美准确地预测时间的推移,可以始终确信“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然而,对于乔治 R. R. 马丁笔下不幸的维斯特洛居民来说,就并非如此了。

为什么会这样?维斯特洛漫长又无法预知的季节有什么可能的科学[……]阅读全文

竣工于1970年,韩国的麻浦大桥已在首尔静卧了近半个世纪。这座虹跨汉江的老桥一方面以夜景闻名,另一方面却背负着“自杀大桥”的恶名——据报道,2007年到2012年,有超过100人选择从麻浦大桥跳江结束生命。2012年,市政府与企业合作,将麻浦大桥改造为“生命之桥”,希望通过各种体现人文关怀的措施,传[……]阅读全文

隶属于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的世界著名生物医学研究机构Broad研究所宣布,美国专利局批准了由他们所申请的基于CRISPR-Cas9系统的基因编辑技术专利。这是目前世界第一例获得专利保护的基于CRISPR-Cas9系统的基因编辑技术。

CRISPR-Cas9系统

正在生物体内发挥功能的CRISPR-Cas9系统。[……]阅读全文

在巴西的偏远洞穴里,有几种生活作风相当糟糕的昆虫。它们的交配过程每次会持续40-70小时,雌性的勃起生殖器反复冲击不情不愿的雄性的生殖腔,直到他献出自己营养丰富的精子……咦?

你没看反。多数分两性的动物里,雌雄角色确实都是相对固定的:雌性羞怯而挑剔,雄性暴力而滥交。但也有少数动物里,雌雄的角色[……]阅读全文

《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就将在央视开播了。这部让观众不停用纸巾擦口水和眼泪的清新纪录片的总导演,是果壳网的好朋友,著名纪录片导演、著名吃货、央视纪录频道项目运营部主任陈晓卿。在《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制作的最后阶段,我到陈晓卿老师的办公室对他进行了一次专访。采访时间是上午十点,而陈老师在当天凌晨的五点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