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首页

身高有多重要?看看它能力压财富和美貌而身居“高富帅”三元素之首,就知道了。而且不但是民间智慧,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身高跟择偶、收入等等各个方面都有着不少联系。正因为如此,身高才会成为一个敏感的话题。不仅对个人,对一个族群也是如此。

3月6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全国人大代[……]阅读全文

《生物学快报》上发表了由中国、美国、瑞典等多国科学家合作的一项研究成果。研究人员通过构建基因组水平的系统进化树,揭示了原来属于鹛科(Timaliidae)的一种鸟——丽星鹩鹛(Elachura formosa)——应当被置于一个独立的科:丽星鹩鹛科(Elachuriade)。一个全新的科的诞生在当代[……]阅读全文

你听过那些向宇宙深空发送信号的疯狂计划吗?如果邪恶的外星人接收到了这些信号,前来地球抢夺我们的水资源,奴役甚至来吃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阻止这些疯子向银河系广播我们的存在?到联合国发起一场请愿?还是向NASA提出严正抗议?

外星人

如果这恰恰是你和你的朋友们担心的事情,那我大概有些[……]阅读全文

在读完奥兰·海斯特曼(Oran Hesterman)的著作《公平的食物》(Fair Food)后,我意识到,在如何使得食物能被可持续利用的领域,他也许是这个星球上最富有经验的科学家。

奥兰在北加州的一个农场中长大,随后帮助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建立了一个农场,这一农场后来成为农业生态学与可持续食[……]阅读全文

史前时代,人们最常看到的东西是洞穴岩壁。中古时代,人们最常看到的东西依照工作而定:农夫是翠绿的稻田,铁匠是发红的钢铁,官员则是钞票。现代,人们每天最常看到的都是屏幕,各式各样的屏幕,计算机屏幕、手机屏幕、捷运站的数字广告屏幕。除了官员可能还是看到钞票。

从4:3演进成16:9
如今主流的屏幕[……]阅读全文

20世纪80年代以前,我国候鸟研究领域几乎是一张白纸,直到1981年张孚允、杨若莉夫妇承担起建立我国候鸟迁徙研究机构全国鸟类环志中心、1983年第一次在青海湖为候鸟安装标志环,研究环志工作的规程、方法与用具时,我国最早的候鸟研究才由此展开。两人在30年动物生态研究的基础上,详细了解候鸟迁徙的轨迹与规[……]阅读全文

自人类发现大西洋鲑(Salmo salar)的美味起,它们被包养,阿不,被养殖的生涯就拉开了序幕。大家常说的“三文鱼”一般就指它们。近日东安格利亚大学的科学家们在《Evolutionary Applications》上发表了自己的研究,证实养殖品种的鲑鱼繁殖力和野生的不分上下[1]。这给养殖和生态工[……]阅读全文

3月8日凌晨,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370航班自吉隆坡起飞,飞往北京。MH370航班最后一次和地面主动联系时,即将飞出吉隆坡空管区。但几个小时后,越南胡志明市空管区和中国三亚空管区都没有收到这架飞机的联系信号和身影。一架巨大的波音777客机在东南亚上空诡异地失踪了。根据最后一次联系的位置判断,MH3[……]阅读全文

科学家在阿拉斯加的白垩纪晚期沉积物中发现了一块距今7000万年的恐龙化石,化石被鉴定为暴龙科的一位新成员——一种小型暴龙。相关论文发表在3月12日的《PLOS ONE》上。

暴龙科(Tyrannosaurs)恐龙属于兽脚亚目,该科最出名的物种大概就是霸王龙(Tyrannosaurus rex)[……]阅读全文

我曾经从成堆的鸸鹋(emu,一种擅长奔跑的澳大利亚特有物种,是鸵鸟的近亲)粪便中挑选出过完整的种子。通过这种方式,我和同事收集到了数千颗种子,然后种植、等待——最终,它们长成了一片小树林。

鸸鹋摄食的植物种子显然在逐渐进化,以保证自己可以不受消化作用的破坏。鸟类总是希望尽可能多地从果实(包括种[……]阅读全文

2028年的底特律(或者2014年的底特律?这无关紧要),犯罪猖獗,民不聊生。一位好警察在与犯罪斗争的过程中深受重伤,被迫与高科技公司合作,将自己的身体改造成半人半机器的“机械战警”。新版《机械战警》展现的人与机器间的冲突与协作,就是人与机器共同进化的一个“历史”片段。这个主题从远古开始,延伸至遥远[……]阅读全文

为了验证心理学实验的可靠性,一个庞大的国际研究组已经成功地重复了13个已发表的实验中10个的结果。他们同时也发现其中有两个实验结果无法被再现。

由于对心理学经典研究的重复实验一再失败,该学科的可信度正日益遭受质疑。重复实验失败有可能意味着最初的研究是有缺陷的,或者是重复的实验做得不对,要不然就[……]阅读全文

在世界经典著作中,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是少有的(如果不是仅有的话)一部跨越科学和人文两大领域的巨著。不像有些科学元典到如今仅有少数专家们还在研读,《物种起源》则是一部常读常新的“大众”读物,出版150多年来,一直经久不断地被印行、翻译成各种语言、为大家阅读甚至于激烈辩论。单就中译本来说,就有很多版本[……]阅读全文